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現情 > 世間最是情愛苦

更新時間:2019-12-06 16:07:39

世間最是情愛苦

世間最是情愛苦 白洛 著

連載中 夏子妍蕭陌然

火爆新書《世間最是情愛苦》是白洛寫的類小說,主角夏子妍蕭陌然,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為了挖她的腎,他殘忍打掉她的孩子。小三不顧她的乞求,把她的寶寶……“夏子妍,你欠雪晴的,我會一寸寸的討回來!”娘家破產,父親含恨而死,她挖出血淋淋的眼睛,“蕭陌然,你愛這雙眼睛,我便還給你!”三天后,傳出她的死訊。...

精彩章節試讀:

樓下燈光一閃,傳來汽車的引擎聲。

夏子妍一驚,幾乎是下意識地把手中的化驗單塞進了抽屜里,不等她轉過身,房門便被“咣”的一腳踹開。

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臉冷然地走了進來。

夏子妍心弦一緊,趕忙迎上前,“陌然,你回來啦?”

蕭陌然冷冷地掃了她一眼,邊脫外套,邊走向衣帽間。

“陌然,你累了吧?我幫你放洗澡水好不好?”夏子妍快步跟上,想要接過他的外套,卻被蕭陌然一把推開,“夏子妍,你這副殷勤的樣子真讓我惡心!我說過,你越是這樣,我越是討厭你!”

夏子妍被推得一個踉蹌,面對蕭陌然的挖苦,她只是咬了咬嘴唇,卻依然保持著微笑。

蕭陌然冷漠又犀利的目光掃向她,隨即嗤笑出聲,“夏子妍,你穿成這樣是要勾引我嗎?”

話音未落,大手一把扣住她下巴,只是一帶,就把夏子妍抵到了墻上。

他一手掐著她的腰,一手解著襯衫的扣子,“夏子妍,你就那么想讓我操你?呵……還真是賤!”

“陌然,我沒有!”

“住口!”蕭陌然猛地扯開她睡裙下的遮蔽,拉開抽屜,抓出兩個套子,邊撕開邊冷笑道:“夏子妍,你裝什么裝?明明恨不得每天張開腿讓我操,嘴上卻極力否認,你真是虛偽的令人作嘔?”

他粗暴的動作弄疼了夏子妍,她有些慌亂地護著小腹,掙扎著,“不,不要!陌……陌然,你放開我!”

蕭陌然對她的話充耳未聞,他鐵鉗一般的長指用力掐著她的下頜骨,那股狠勁讓夏子妍痛到麻木。

他貼著她的耳朵,一字一句地說道:“夏子妍,你知道我每次上你的時候為什么要戴兩層套子嗎?”

“……”夏子妍一滯,嘴唇微微翕動。

蕭陌然沒給她開口的機會,嘴角邪惡一勾,“因為我嫌你臟!”

剎那間,寒意由腳底襲遍全身,夏子妍覺得她的血液都跟著凝固了!

***

眼前的這個男人,她覺得他有著世界上最好看的臉,但同時,他也是最殘忍且冷漠的。

三年婚姻,一千多個日夜,他從不曾給她一個好臉色。隨著時間的增加,他愈發的冷漠,就仿佛一座巨大的冰山,不管她有多么火熱的一顆心,都無法溫暖他一度。

蕭陌然看她的眼神永遠是輕視且帶著恨意的,就像一把刀子生生剜著夏子妍的心,痛到極至。

沒有人知道,她有多愛這個男人。

從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到如今已足有十年。

她愛他。

愛得幾乎沒有了自我。

而她在他的心里卻是骯臟無比,哪怕做著最親密的事,也不想與她有半點親密接觸。

夏子妍死死地咬著嘴唇,一抹酸楚涌上心頭,她終究無法忍住,眼淚順著眼角滑落而下。

***

蕭陌然看到她的淚水,卻變得越發兇狠起來,“夏子妍,你少在我面前裝可憐,你就算是哭死,也不過是流著鱷魚的眼淚,只會讓我看到你的虛偽!”

“不,我……沒有!”夏子抖動著嘴唇,言辭已不能自已。

“閉嘴!”蕭陌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鐵鉗一般的力道,仿佛要將她的骨頭捏碎,“你沒有?你是沒有害死雪晴?還是沒有費盡心機成為蕭太太?”

下一秒,他猛地抽離,將一張薄薄的紙丟到她的臉上,“你和雪怡的配型成功了,明天跟我去醫院!”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世間最是情愛苦或者回復書號2160 閱讀全文

×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