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都市 > 首席御醫

更新時間:2019-12-07 10:24:42

首席御醫

首席御醫 江湖貓 著

連載中 宋澈陳道會 明星同人小說 女強小說 男扮女裝小說 星空小說

火爆新書《首席御醫》由著名作者江湖貓著作的都市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宋澈陳道會,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醫人不如醫心,治病不如治惡。這是嗜酒如命的老中醫在臨終后給宋澈的遺言。因此,天才醫生宋澈撲進紅塵俗世中,選擇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醫圣之路!

精彩章節試讀:

東江省,省會天州市。

邊郊一處八十年代的老弄堂。

省衛生廳的廳長陳道會踩著青石板鋪就的小道,一邊往弄堂里走,一邊跟秘書詢問道:"宋老醫生就一直住在這?"

秘書回道:"沒錯,宋老在動亂的那十年被下放到這的農場改造,后來雖然被***,也執意要留在這里,不肯再回中央的專家醫療組。后來省市里的不少領導都曾來拜會過宋老,都被轟走了,放話說這輩子絕不會給當官的治病,到現在,已經沒人敢上門了。"

"唉,當年受了這么大的委屈,心里有些怨氣也是正常的。"陳道會搖頭道。

秘書遲疑道:"廳長,既然宋老這么固執,您又何必登門找不痛快呢?"

"我的父親和宋老在年輕時就認識,在我來東江省赴任之前,他老人家叮囑我有機會就來拜會一下故人,我總得盡到義務。"陳道會嘆息道:"再說現今國內中醫匱乏,如果能請宋老出山帶帶學生,也是一件好事。"

"宋老是有一個學生,好像是他的孫子。"

"我聽說宋老一生無子無女,哪來的孫子?"

秘書遲疑道:"據說好像是他領養來的,具體不是很清楚。"

說著,兩人已經走到了弄堂深處。

在一個門面比較大的屋子里,放了七八個正熬著藥的小火爐,小火爐上的砂鍋里,不住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彌漫著淡淡的草藥味,旁邊一張長條桌,正坐著一名婦人,將手攤在桌上,給坐在桌后的那個青年號脈。

"應該就是這小伙子了,倒是沒見到宋老。"秘書嘀咕道。

"先看看再說。"

陳道會緩緩走進屋內,沒動聲色的靠近了桌子,打量著正閉目給一個婦女把脈的青年。

這青年看著剛二十歲出頭,外形清爽簡單、相貌陽光帥氣。

"小澈,你要是不行,還是讓你爺爺出來看吧,別逞能啊。"那婦人有些不安的說道。

"爺爺昨晚喝多了,還沒醒酒,不過嬸子你放心,爺爺能看的病,我一樣可以。"

宋澈睜開清澈明亮的眼眸,抽回手之后,微笑道。

婦人問道:"那你把脈了半天,看出什么了么?"

一般醫生看病診斷,都會先詢問病人最近的食欲排泄等生理情況,再以此做出判斷。

但是,宋澈卻根本沒按常理出牌,徑直道:"你前幾天要么吹了風,要么受了涼,然后就開始渾身發熱、體溫升高,但是汗又出不來多少,最要命的還是你覺得頭痛得要跟裂開似的,鼻涕又粘又稠,吃飯的時候感覺生不如死,因為每咽下一口飯嗓子就感覺痛得不行,嘴巴里還又干又渴的,要是我沒估計錯,昨天晚上開始,嬸子你就開始輕微地咳嗽了!我說的對不對?"

婦人愣了半天,忙驚道:"小澈,你說得太正確了!你真是那叫啥……青出于藍啊!"

接著,婦人又惴惴不安地道:"小澈,我這是什么毛病啊,我百度了一下,說可能是肺炎肺癌什么的……"

宋澈笑著說出了兩個字:"感冒!"

"……"

婦人汗顏了一陣,最終掏出十塊錢的診金準備離開。

"嬸子,不好意思,前幾天爺爺說了,診金漲到50塊了。"宋澈提醒道。

"怎么漲了呢,這么多年了,宋老的診金一直都收十塊的。"婦人有些不高興了。

"我也沒辦法啊,爺爺前幾天跟我念叨,說一個便秘的水管工現在給城里人通一次馬桶都要50塊,爺爺尋思著人家給馬桶通大便都要50塊,他給人的大腸通一次大便,價位怎么也不能低于馬桶,所以就把診金漲了。"

宋澈嘆息道,惹得婦人又是一陣汗顏。

"算了,都十幾年的老街坊了,這次還是按原價收了,下不為例。"宋澈貌似很慷慨的說道。

陳道會也看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平生頭一次看見有人居然把看病和通馬桶掛鉤的。

不過,目睹宋澈的醫術水準,陳道會也心生了幾分好奇,等婦人離去后,就道:"小伙子,能不能也給我看看?"

宋澈抬眼掃了眼陳道會,搖頭道:"你不需要看。"

"你是看出我的身體沒問題了?"陳道會詫異道。

宋澈又搖搖頭,抬手一指后面墻壁上的那一副對聯,左右兩側分別書寫著蒼勁有力的楷體字:顯達天佑,何須藥石延壽;公卿福安,莫道貴體不康。

但是,當陳道會再抬頭看見對聯的橫批時,嘴角再次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只見上面寫著工工整整的四個大字——不醫狗官!

也多虧陳道會的氣量大,又早知道宋老對官員的反感,努力平靜心氣,遲疑道:"你是怎么看出我是當官的?"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而你的身上透著官氣,我看得出來。"宋澈回道:"你還是快走吧,等會爺爺要知道有當官的上門,準要發脾氣了。"

陳道會暗暗驚嘆宋澈的醫術眼力,嘴上仍不死心的道:"我的父親和你爺爺是故友,我是專程來拜會的,希望你能進去通報一下。"

宋澈見他的態度還算誠懇,考慮一下,道:"那行吧,你把你父親的姓名留下,我等會跟爺爺提提,不過他老人家現在醉酒還沒醒,你要不下午再來看看吧。"

秘書都聽不下去了,尋常人想拜會一下陳道會,都千難萬難。

可現在倒好,陳道會專程來拜會一個鄉村郎中,居然吃了這么大的閉門羹。

正當秘書要發飆,陳道會及時對他擺擺手,示意稍安勿躁:"好吧,我改天再來拜會。"

接著,陳道會說了父親的姓名,就轉身出門了。

等走出幾步,秘書道:"廳長,這太不像話了。"

"這小子,跟他爺爺一樣,都挺有意思的啊。"

陳道會感慨一笑,接著叮囑道:"立刻去查查這個小伙子的簡歷情況,沒準我這回是失之桑榆、收之東隅啊。"

……

等人走后,宋澈關了屋門,回到屋后的院子里,對著那一個正抱著酒葫蘆在躺椅上瞌睡的老者說道:"爺爺,剛剛又有一個狗官上門了,還說他爹跟你是老故人。"

老者沒睜眼,只是吐著酒氣嘟囔道:"肚子餓了,趕緊燒飯。"

見狀,宋澈就沒再多說什么,走到院子角落的廚臺前,從水缸里挑出一條鯽魚,扔在砧板上,便拿起了菜刀。

這時,宋老在后面又說道:"聽說老凌那家伙推薦了你去云州的醫院上班?"

老韓是宋澈在東江大學念中醫學博士的導師凌教授,東江省赫赫有名的中醫學專家。

但這個導師,只是名義上的。

在醫學上,宋澈完全是師承自爺爺,甚至連凌教授都親口說過,他只配給宋老當助手。

最近宋澈剛博士畢業,凌教授便推薦宋澈去云州的醫院實習一下,正好那邊缺中醫學的人才。

"嗯,但我不想去。"宋澈頭也不回的道。

"你都學成了,是時候該出去歷練了。"

"我要走了,您哪天淹死在酒缸里都沒人知道。"

"臭小子,有哪個孫子這么咒自家爺爺的!"

宋老罵咧道,眼神卻流露出幾分暖意,沉默了一下,道:"去吧,正好去云州查證一下自己的身世,難道你就不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嘛。"

"想,當然想了。"

宋澈一邊說著,一邊手起刀落、剔除魚鱗,手法之利索精湛,堪比雕花老師傅。

"如果有一天真找到他們,我會給他們做開胸手術,看看他們的心長得怎么樣。"

說這段話的時候,宋澈的臉色格外平靜,手上則握著菜刀,將魚大卸八塊。

他剛出生不久就被人遺棄在了弄堂外頭,被宋老撿回家撫養。

據宋老說,他當時手上系了一條手環,上面寫著出生日期,以及是在云州市人民醫院產下來的。

因此,無論親生父母當年遺棄他有什么苦衷,宋澈的怨恨都是情有可原的。

"那你更應該去解開這個心結了。"

宋老一聽倒是笑了,舉起葫蘆喝了一口米酒,打著酒嗝,道:"再說你總不能一直窩在這小弄堂里,記住,如果不想成為砧板上的魚,就要往大海里使勁遨游,這樣方能主宰自己的命運。"

"爺爺,今天吃魚,您就別給我灌雞湯了。"宋澈道。

"好了,以后爺爺都不灌了。"

宋老望著孫兒的背影,醉醺醺的臉色有疼愛、有驕傲,還有一絲說不出的不舍。

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又喝了口酒,仰頭望著院子上方的天空,嘴里輕輕喃喃道:"明日復明曰,明日何其多?有道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留明日撒墳頭……"

說完這段話,宋老便又緩緩閉上了眼,再沒了聲響。

宋澈原以為爺爺又睡著了,可半響后忽的察覺到了什么,猛然回頭,赫然發現老人家已然沒了鼻息,臉上也沒了生氣!

"哐!"

菜刀跌落在了地上。

宋澈也跪在了地上。

……

一周后,宋澈給爺爺下完葬,整理遺物的時候發現了一封遺書。

在念完遺書后的第二天,他便買了動車票,坐上了前往云州的班車。

"你好,這位置是我的,麻煩讓一讓……"

宋澈正坐在動車位置上假寐,冷不丁聽見這一聲清脆的女音,睜眼一看,只見一個女子正拖著行李箱站在跟前。

線條分明的鵝蛋臉,靈動的杏仁眼,修長的柳葉眉,挺翹的鼻梁,光滑細膩的健康膚色,襯著貼身的雪白襯衫和黑色的鉛筆褲,顯得英氣逼人、干練穩重,冷艷性感的氣質中,還夾含了一絲不怒自威。

此刻,這女子正手持著動車票,對著宋澈的旁邊,有些為難的道:"這位大兄弟,請你讓一下。"

大兄弟?

宋澈順著這女子的目光,扭頭看向了坐在旁邊的那位光頭大漢,頓時恍然。

敢情是這光頭大漢霸占了這女子的座位。

而這光頭大漢長得體態魁梧、滿面兇相,一看就不是善茬,也難怪這女子催人讓座都有些中氣不足了。

光頭大漢本來也閉著眼睛,被女子接連催了兩次,才慢悠悠的睜開眼,當看清這冷艷逼人又不失成熟嫵媚的女子,兩眼驟然亮了起來,舔著嘴唇道:"妹子,這是你的位置?"

女子點點頭,將車票遞到光頭大漢的面前。

不過,光頭大漢非但沒讓座的覺悟,反而不以為然的道:"哎呀,反正還有這么多空位置,你隨便坐其他的位置就行了嘛。"

女子一怔,沉著臉皺眉道:"這就是我的位置,我憑什么不能坐?"

"干嘛這么較真呢!"光頭大漢撇嘴道,不過他又著實垂涎這女子的姿色,就扭頭對旁邊的宋澈道:"小兄弟,要不你幫個忙,坐后面的空位置去吧,給這美女騰一個位置。"

說著,光頭大漢還用粗厚的手掌拍了拍宋澈的大腿,面露恐嚇之色,示意宋澈識趣讓座!

宋澈的眉頭微微一挑。

顯然這光頭大漢是覺得這女子和自己都好欺負,既要強行霸占座位,又要一親芳澤。

正要回絕,那冷艷女子先嬌斥道:"明明是你霸占了我的位置,憑什么讓別人讓座,你這人能不能講點道理?!"

冷艷女子哪里看不出這光頭大漢對自己圖謀不軌,自然不會甘愿坑了宋澈、又坑了自己。

"我最后說一次,如果你再不起來,我就喊乘警來處理了!"這女子的口吻漸漸強硬起來,帶著幾分不容商榷的意味,顯露出女強人的風范。

且由于她的聲音有些大,頓時吸引了整個車廂乘客的注意。

光頭男被一個女子當眾訓斥,臉面有些掛不住了,索性繼續耍無賴,懶洋洋的躺在座位上嚷道:"如果老子就不讓了,你又能拿我怎么著!"

"無賴!"

女子被對方的無賴嘴臉氣得俏臉都紅了幾分。

要知道,她林若楠的身份,可是東江省云州市下轄一個鎮子的鎮長!

若是在任職的鎮上,有光頭大漢這種無賴敢跟她耍橫,她分分鐘就一個電話喊派出所警察給拷了。

但如今人在動車上,又孤身一人,林若楠也不敢貿然起沖突。

"要不是因為暈車沒讓司機開車送,自己又何須落到虎落平陽被犬欺的境地!"

林若楠無奈的思忖著。

"出什么事了?"

這時,列車乘務員發現了這里的爭執,便走過來詢問。

"你來得正好,這個人占了我的位置不肯讓!"林若楠立即向乘務員求助。

乘務員接過林若楠的車票一看,又對那光頭大漢道:"先生,麻煩出示一下你的車票。"

光頭男皺皺眉,磨磨蹭蹭的從兜里掏出了車票。

結果上面赫然顯示是一張無座票!

乘務員見狀,就道:"先生,本次列車實行對號入座,請你將座位還給這位女士。"

光頭大漢的眼中閃過幾分怒意,大咧咧的道:"我身體不舒服,坐一會不行嘛。"

乘務員面對這個壯碩大漢也不敢太強硬,只能拘謹的說道:"你身體哪里不舒服了?"

"不知道,總之就是不舒服。"光頭大漢撇嘴道。

"如果你真的不舒服,我可以領你去餐車先坐一會,等下一站到了,安排你去醫院看看。"

"難受,站不起來!"

光頭大漢不耐煩的大聲嚷道:"你有完沒完,老子好歹是乘客,輪得到你來指揮老子?!"

乘務員見對方一臉兇意,不由也膽怯了,無奈之下,只能跟林若楠打商量,"要不,我先安排你去別的位置坐著,我再通知列車長來解決。"

"你們作為動車管理者,就這么縱容違規行徑的嗎?"林若楠俏臉含煞的說道。

見林若楠還要據理力爭,宋澈不由的心生幾分欣賞,扭頭見到這光頭大漢的無賴樣,終于開口說話了:"朋友,你真是難受得都站不起來了?"

"又管你什么事?難不成你小子還想憐香惜玉啊!"光頭大漢沉聲道,同時目露兇光、攥緊拳頭,示意宋澈別多管閑事!

宋澈只是微微一笑,道:"你誤會了,我是醫生,如果你身體不舒服,我可以給你看看。"

"你是醫生?"光頭大漢皺皺眉頭,可是見宋澈年輕稚嫩的,倒沒太在意,于是他便含著戲謔的笑意,道:"那小醫生就給我看看唄,看我到底生了什么病。"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光頭大漢是擺明了要耍賴到底。

只要光頭大漢咬定自己身體不舒服,就是來了名醫專家都奈何不了他。

但,宋澈反而很認真的打量了一下光頭大漢,沉吟道:"你身體的毛病確實不小,臉色發黃、嘴唇透黑,鼻尖顯黑,眼球附近還有沉淀濁物,如果我沒猜錯,你最近一年以來,時常有食欲不振、口臭發苦以及便秘惡心等情況吧。"

"……"

聞言,光頭大漢頓時懵了一下。

他本來還準備再戲耍一下宋澈的,卻萬萬沒想到,宋澈居然將他的身體狀況推斷得八九不離十!

"那你能看出我這到底是什么病啊?"

"暫時不好說,但很可能是腸梗阻或者腸道炎,平時你應該沒少大酒大肉吧。"

"嘿,你這小醫生倒真有兩下子啊。"光頭大漢有些驚嘆的說道。

其實他早期就去醫院看過了,診斷報告就是腸梗阻。

眼看宋澈點出了自己的病癥,光頭大漢正好拿來當霸坐的擋箭牌了,于是,他又理直氣壯的朝林若楠說道:"聽見了沒,人家醫生都說我是病人,你們還要硬把我趕起來,是不是滅絕人性啊!"

"豈有此理!你再罵一句試試!"

林若楠慍怒道,她本來還念在人家是病人準備息事寧人了,結果還被這么辱罵,險些就氣炸了肺。

"就罵你了怎么著,你爹媽沒把你教好,我就教育教育你怎么做人!"

光頭大漢得了便宜還耍橫,末了,他還翹起二郎腿,得意洋洋的沖宋澈咧嘴笑了笑,似乎在感謝宋澈的助攻。

而林若楠的眼中都燃起了火苗,她步入仕途以來,大大小小總受過一些委屈和苦楚,憑借著堅毅的性格,這些她都可以容忍。

但是,眼看光頭大漢連她的父母都罵上了,她著實忍無可忍了!

畢竟,父母親可謂是她平生最大的逆鱗!

再看見光頭大漢對宋澈擠眉弄眼的,她也鄙夷的瞪了一眼宋澈,暗自埋怨這見風使舵、助紂為虐的庸醫!

"小姐,我還是先安排你坐其他空位吧,別往心里去。"乘務員好心安撫道。

她也很無奈。

一來乘務員沒有執法權,二來如果這霸坐男真的是病人,她貿然驅趕,萬一被人拍下來傳上網,沒準又是一起熱門新聞了。

"不行,這是我的位置,我就坐這里!"林若楠斬釘截鐵的說道。

"嘿,還是一朵帶刺的玫瑰,有味道!"光頭大漢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嬉皮笑臉的道:"美女,既然你這么想坐這位置,不如坐哥哥我腿上吧,保證舒舒服服的。"

眼看林若楠心頭的怒火即將要失控,宋澈忽然對光頭大漢道:"我倒是知道一個治療你這病的好法子,你要不要試試?"

"噢,快說說。"

光頭大漢自覺得宋澈在幫自己,因此也沒了警惕心。

"你把左手伸過來。"

宋澈等光頭大漢將手臂伸過來之后,便一只手固定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從他的中指尖開始,以不規則的軌跡連續按下去,一直到按到手肘處才停住。

"咦?好舒服啊!"

光頭大漢原本還將信將疑的,等按完之后,忽然雙目一亮,忍不住贊嘆道:"小醫生,你真是神了,快,再幫我多按幾下。"

見狀,原本正要發飆的林若楠也暫時克制住情緒,狐疑的打量著這一出詭異的現場治病。

而宋澈也滿足了光頭大漢的要求,又反復按壓了幾次對方的手臂。

"舒服,暢快,感覺身體好像有一股暖流在流動……"

光頭大漢閉上眼,有滋有味的享受起來,心想這趟動車真是坐對了,不止霸占了別人的座位,還得了一次免費按摩。

可剛享受了沒多久,當體內的那股暖流匯入到下腹部的時候,他猛然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咦?這肚子怎么鬧騰起來了……"

光頭大漢忽然覺得腸道開始翻騰,漸漸冒出了一股泄意。

宋澈露出潔白的牙齒,笑道:"很正常,你腸道不好,我按的這幾個穴位,效用都是促進新陳代謝、腸胃蠕動的,拉出來就好了。"

光頭大漢:"……"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001章 霸坐男
  • 第002章 美女鎮長
  • 第003章 馬屁精
  • 第004章 尷尬的初識
  • 第005章 危急手術!
  • 第006章 臨危出手!
  • 第007章 超級怪才
  • 第008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
  • 第009章 菊花堵上了么
  • 第010章 惡人先告狀
  • 第011章 他叫宋澈
  • 第012章 眼皮底下
  • 第013章 又是宋澈?
  • 第014章 命有貴賤
  • 第015章 技驚四座!

猜你喜歡

  1. 明星同人小說
  2. 女強小說
  3. 男扮女裝小說
  4. 星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五看書

回復首席御醫或者回復書號3498 閱讀全文

×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