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靈異 > 霸道鬼夫別纏我

更新時間:2019-12-06 16:07:39

霸道鬼夫別纏我

霸道鬼夫別纏我 許暖暖 著

連載中 舒淺容祁 冶艷小說 架空歷史小說 逆襲小說 民國小說

新書推薦,《霸道鬼夫別纏我》由知名許暖暖創作的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舒淺容祁,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因為八字命格,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那鬼夫俊美無雙,卻也霸道無恥,將我吃干抹凈后,竟還對我說:“本公子活著的時候,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我堅決抵抗,那男鬼無奈,只得許諾不再碰我。我以為我終于安全了,不想某一天,那男鬼突然再次將我壓在身下。“你干什么?你說過不碰我的!”“我是說過,但我現在后悔了!”...

精彩章節試讀:

“娘子,我們洞房吧。”

眼前的男人,一身紅色喜袍,身形修長,寬肩窄腰,皮膚白皙,臉上每一個五官,都宛若精雕細琢的工藝品,完美得挑不出一絲缺陷。

面對如此俊美的人,我卻只覺得膽戰心驚。

這是哪?

為什么好像是古代結婚的喜堂?

洞房?

什么洞房?

我根本不認識你啊!

我害怕得想要后退,可身體仿佛被什么看不見的力量禁錮住一般,竟然動彈不得。

這時,那穿著喜袍的美男嘴角一彎。

“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們可別浪費了。”

低沉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起來。

整個人,墜入一片黑暗之中……

冷。

好冷。

全身冷得仿佛處于冰窖之中。

迷迷糊糊之間,耳邊突然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

“容家人是在跟我開玩笑嗎?竟找了這么個黃毛丫頭?”

那聲音低沉悅耳,語氣里明顯帶著不悅。

誰?

是誰在我耳邊說話?

我掙扎地想要睜眼,可身體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樣,動彈不得。

“模樣雖說不上好看,但還勉強吃得下口,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那聲音再次響起,語氣里多了幾分玩味,我來不及細細思索這話里的意思,唇上突然一冷。

那感覺,好像涼涼的果凍。

我忍不住微微張開嘴,想嘗嘗這果凍的滋味。

不想隨著我張嘴,一個絲絲涼涼的東西,突然侵入我的唇齒之間。

那個冰涼的東西很靈活,輕輕劃過我的舌尖,我雖在睡夢之中,卻也經不起這樣的挑逗,整個人微微戰栗起來。

仿佛是我的反應逗樂了對方,耳邊傳來一陣輕笑。

“真是敏感。”

驀地,我感到自己的腰間也一冷。

那感覺,好像是一只手。

這下子,雖在睡夢之中,我也反應過來不對勁了。

我輕微地掙扎了一下,不想腰間的那只手霸道異常,感到我的掙扎之后,更有力地禁錮住我。

我一下子動彈不得。

緊接著,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

與此同時,我唇齒間的觸感也沒有消失,而是更深入地掠奪我口腔里的每一寸。

說來也奇怪,明明無論是唇上的那個吻還是我腰間的手,都是冰冷的,可我卻感覺身體的溫度不斷升高……

“唔……”

我經受不住,微微呻銀了一聲。

我感到我身上的冰手微微一滯。

下一秒,霸道的掠奪鋪天蓋地而來,仿佛冰冷的火焰將我灼燒。

夜,無比漫長。

不知過了多久,那掠奪才終于結束。

我氣喘吁吁之際,感覺到那股冰冷輕啄在我唇上,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等處理完容家的事,再好好收拾你。”

話落,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離。

“啊!”

我尖叫一聲,從床上躍起。

白燈亮得晃眼,眼前是熟悉的宿舍。

“淺淺,你怎么了?”

耳邊響起熟悉的關切聲,我轉過頭,就看見室友羅晗正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我愣了好幾秒種,才反應過來。

原來是做夢……

不僅夢見和一個美男成親,還夢見那種少兒不宜的東西?

舒淺啊舒淺,你是不是會想男人想瘋了!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抬頭對羅晗笑道:“沒事,就是做了個噩夢,嚇到你了?”

羅晗點點頭,不疑有它。

我下床準備洗漱,可人剛站起來,差點一個不穩,直接摔到地上。

雙腿之間,一陣劇痛傳來,疼得我跌坐回床上。

我失神。

我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個夢嗎?難道夢里發生那種事情,現實里也會疼?

怎么可能?

我咬著牙起來疊棉被,可棉被剛掀開,我就呆住了。

只見我天藍色的床單上,竟有一塊紅色的血跡。

“來大姨媽了?”羅晗也看見了血跡,隨口道。

我怔在原地,沒有答話。

我例假明明前幾天才結束,怎么會突然又來?

還有雙腿間的疼痛……

我根本來不及收拾腦海里的震驚,羅晗的聲音又響起:“淺淺,你動作快點,過會兒是蔣女魔頭的課,遲到可是要扣分的。”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

“什么?這都幾點了?”

“都八點半了。”

“Shit!”

我頓時也顧不上那么多,火速地沖進廁所,梳洗完畢,背著書包和羅晗朝教學樓跑去。

剛來到教學樓底下,我和羅晗就看見前面人山人海。

大家似乎在圍觀什么,把進教學樓的門堵了個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都不上課了啊?”我和羅晗兩個擠了好久都擠不進人群,不由抱怨。

“淺淺!羅總!”

前方人群里突然響起熟悉的聲音,我抬頭,看見我的另一個室友,周曉敏,正努力穿過人群,朝我們跑來。

曉敏好不容易擠到我們面前,我就發現她臉色慘白如紙。

“曉敏,前面發生了什么?”

曉敏嗚哇一聲哭了。

“鄒行……鄒行跳樓***了!”

我腦海里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我們三個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擠到人群的最前方。

只見教學樓下的平地一片血泊,血泊里躺著一具女尸。

白色連衣裙,還有勉強能辨認出的清秀面容。

我臉色一白。

真的是鄒行,我們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四周的學生,看見鄒行的尸體,都驚叫連連,膽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來。

不得不說,鄒行死的很慘。

骨頭全部都斷開,軟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眼珠子都掉了一顆。

警察很快來了,圍觀的人群被遣散,課也取消了,我、曉敏和羅晗渾渾噩噩地回到宿舍。

平日里溫馨的寢室,今天少了個人,總覺得陰森森的。

羅晗和曉敏太害怕,明天上午又沒課,她們便準備回家。

“淺淺,你不回去嗎?”看我一動不動地坐在床上,曉敏忍不住問。

我搖搖頭。

“你膽子真大。”她感慨。

我苦笑。

我哪里是膽子大,只不過是不想回家罷了。

羅晗和我關系更親近,知道我的難處,道:“淺淺你別擔心,我倆就回去一晚,明天就回來了。”

我點點頭。

……

夜晚,我一個人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過了好久,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可迷迷糊糊之中,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咚咚咚。

我頓時一個激靈從床上爬起來。

我迅速地拿起手機,時間剛好是半夜十二點。

我心里發毛。

半夜三更,誰會來敲我的門?

難道是我幻聽了?

咚咚咚。

這時,門外又響起規律的敲門聲。

這次我確定了,不是我的錯覺。

“誰在外面?”我大著膽子開口,聲音直打顫。

外面安靜了片刻。

接著,門外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淺淺,是我,鄒行。”

猜你喜歡

  1. 冶艷小說
  2. 架空歷史小說
  3. 逆襲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霸道鬼夫別纏我或者回復書號2191 閱讀全文

×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