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都市 > 無賴藥神

更新時間:2019-12-06 16:18:47

無賴藥神

無賴藥神 香濃熱咖啡 著

連載中 寒天蘇峰 娛樂圈小說 女強男強小說 純愛小說 召喚小說

《無賴藥神》小說主角名為寒天蘇峰,是作者香濃熱咖啡傾情著作的一部都市異能小說,目前正在微小寶連載。全書主要講述各大門派的宮主,掌門,各大王朝的帝王,紛紛追在寒天的身后,低聲下氣的獻媚道:“寒掌門,我們的丹藥,什么時候能夠拿到呢?”“什么時候?看我的心情吧!”寒天甩手一笑,留下一臉苦澀的眾人,腳踏巨龍消失在天際。

精彩章節試讀: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不知不覺間,黃昏已悄然而至。距離金焱鎮外不到十里處的一座挺拔山崖上,強風凌冽,鋒如利刀。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年,正面露恨意,炯炯有神的雙眼中仿佛要噴出火來一般,怒視著對面不遠處的一位十七八歲的藍衣少年。

在那藍衣少年的身后,還站著五個同樣十五六歲到十七八歲之間的少年。

“蘇峰,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么處處為難于我。”那面露恨意的少年,眉清目秀,雙眼炯炯有神,只是此時那雙眼中盡是憤怒。不矮的身子顯得略有些單薄,身上穿著的一席麻衣青衫已經褶皺不堪,點點血漬沾染其上。

“寒天,我為什么這樣對你?你自己應該知道。”被稱為蘇峰的藍衣少年說道這里顯得有些激動:“我蘇峰堂堂金焱鎮鎮長的獨子,現在已經處于引星之境的巔峰。而你,一個沒有父親的野種,一個既無法將星力儲存在丹田,又不能將自然元素保留意識海的廢物,憑什么和我爭!”

“論家世,論天賦,你沒有一樣比得上我。可是,為什么,為什么雪曦就是對你那么好,卻從來沒給過我好臉色?”蘇峰說道這里,已經面露猙獰:“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寒天,只要你死了,我自然會得到雪曦的,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蘇峰話音剛落,身子猛地向前躥出。一躍之下竟然跳出了足有兩丈多遠,寒天臉色大變,暗叫不好可是卻根本無法躲開蘇峰的急速一拳。

砰~!一聲沉悶的拳聲過后,寒天瞬間被打下山崖。

“啊~!!!”

寒天的慘叫聲從山崖下方傳來,空曠的聲音顯示出這座山峰并不矮,而事實也正是如此,這座烈罡峰的海拔足有五千多米。望著急速下墜的寒天,蘇峰回頭對著后面的幾人說道:“要是被人查問起來,你們看見了什么?”

“嘿嘿,峰哥,我們看見寒天這個小子想要偷襲峰哥,自己卻不小心掉下了懸崖”一個面黃肌瘦的小個子第一個站了出來,對著蘇峰獻媚的說道。

“嗯,很好。石狗子,從明天開始,你就來鎮長府替我辦事吧”蘇峰淡淡的對著那個叫做石狗子的面黃肌瘦的小個子說道,但是臉上的滿意,是在場誰都看得出來的。周圍的人一聽蘇峰說讓石狗子替他辦事,并且能夠進入鎮長府,頓時心中暗悔不已,為什么自己沒有早點先站出去說。

蘇峰瞥了一眼剛才寒天掉落山崖的位置,轉過身向著山下走去,而石狗子眉頭高揚興奮的跟在了后面。眾人有些羨慕的望著石狗子,也跟在了后面。

…………

“我要死了嗎?”凌厲的山風猶如鋒利的刀子一般,狠狠的吹割在寒天稚嫩的臉龐上。

感受著臉上傳來的那陣陣劇烈的疼痛,寒天咬著牙,沒有吭出一聲。因為臉上的傷痛,卻不足心中屈辱之痛的十之一二。稚嫩的臉上滿是憤怒與不甘:“我死了,母親怎么辦,雪曦怎么辦。可惡……”

寒天,金焱鎮上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母親蕭氏獨自一人將他養大,寒天沒見過父親,母親也不曾多說一句,只是每一次他問母親的時候,母親的臉上都會出現幸福的光芒。

不過由于他沒有父親,鎮里的人都叫他沒人要的野種。隨著他的長大,另一件更讓他痛苦的事情發生了。

他,竟然不能夠修煉。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就算是普通的人家也能夠修煉。雖然不見得能夠有多么高深的修為,但是最起碼能夠修煉。這個大陸上,一個正常的成年壯漢,都有著一馬之力。如果成年之后,連一馬之力都不擁有,那么將會被所有的人恥笑。

而不能修煉的寒天自然是不可能擁有一馬之力。因此,即使他現在還沒有成年,依舊成為了同齡人中被嘲諷的對象。身世,天賦,這些因素使得寒天十幾年來,一直處于極大的壓力之中。

“我真的好不甘啊”寒天有些痛苦的攥緊了那慘白的雙拳,忽然之間他感覺周圍氣溫在急劇的升高,周圍的空氣好似都沸騰了一般,他甚至感覺自己好像是掉進了巖漿之中一般:“好熱……”頓時,一股熾熱無比的氣浪向他沖來。

………

烈罡峰山谷底部,兩道身影正凌空虛立。

“衣顛狂,趕快交出你身上的“逆天丸”以及你的煉藥術典籍,如此,我便放過你”說話之人,是一個二十七八歲,身穿錦衣華服的青年人。

光潔白皙的臉龐上,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厚實的嘴唇,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濃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揚起,正自傲的望著對面那位布衣老者。

“哈哈,哈哈哈哈”布衣老者好似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一般,放聲大笑,眼中卻閃過一絲極重的不屑:“秦翔小兒,口氣倒是不小。就算是你的父親秦龍親自來此,也要對我恭敬的說一聲前輩。我衣顛狂想要干什么,還沒有任何人敢來命令”

被叫做秦翔的青年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寒光一閃而過:“衣顛狂,我知道你是大陸第一智者,開創了煉藥術的先河。可惜,即使你才智近天,也彌補不了你無法修煉的事實。就算是現在你不知道用什么辦法,使得你能夠再次修煉,也改變不了你已經老了的事實”

“這個世界已經是我們年輕人的時代了”秦翔淡然一笑,身上的氣勢頓時大漲,谷底的那些山巖石屑都紛紛向著四周飛去,磅礴的力量壓向了衣顛狂。

看到秦翔出手,衣顛狂眼中閃過一絲絕然,但是隨即便是無盡的瘋狂:“秦翔小兒,你可知道,我衣顛狂一生煉藥無數,向來都是別人求藥,卻無人敢相逼,你可知道為什么?既然你苦苦相逼,我就讓你看一看我的另外一個底牌”

秦翔聽到衣顛狂這么說,心里頓時有種不好的感覺,不由的心中想起了曾經與父親的一席對話。

“父親,這個衣顛狂的煉藥術這么厲害,為什么我們不去把他抓來或者搶奪他的煉藥術呢,這樣一來,我們帝國便能夠超越其他的國度,成為大陸第一的勢力了,反正他只是一個不能修煉的老頭子罷了”年僅十八歲的秦翔當時有些疑問的問道。

“如果他是那么輕易就被解決的人,天神宮,武者殿,術者殿的那些老家伙早就出手了。翔兒,你記住我這句話。衣顛狂不是普通人,他的智慧恐怕已經不是這個大陸上的人所能理解的了,千萬不要小看他。”

“他所說的底牌,就是父親以及那么多大勢力所忌憚的東西嗎?”秦翔心中不由的暗想。

在看衣顛狂,只見他深沉的低喝一聲,右手猛的出現了一個血紅色藥丸。藥丸只有魚眼睛般大小,香氣四溢,鮮紅色,仿佛是嬌血欲滴一般,衣顛狂猛的將那藥丸吞進了嘴中。

霎那間,處于被壓制狀態下的衣顛狂瞬間氣勢大漲,僅僅在一瞬間便超過了秦翔數倍。

“什么?怎么可能?”秦翔是仿佛看到了什么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一直穩如泰山,面不改色的他,竟然瞬間臉色大變,嘴巴張的老大,難以置信的說道:“……星……君……期巔峰”

“奧法:天地貢爐”隨著衣顛狂的一聲大喝,周圍的空間頓時有些扭曲,無數的土元素,木元素,風元素,雷元素,火元素向著衣顛狂的身前匯聚。霎那間,一個足有是三十丈大小的巨大鼎爐出現在他的身前。

“不好,是衣顛狂的絕招“奧法:天地貢爐”。父親說過,同級之中,衣顛狂的奧法和劍技絕對能夠排進前五。”秦翔臉色劇變,咬牙望著那燃燒著熊熊火焰,爐邊上雷芒四射的巨大鼎爐不由的眼色凝重。

“劍技:帝王氣運”隨著秦翔的低吟,一道淡金色的光芒逐漸匯聚到了秦翔的身上,秦翔單手一番,一柄金色寶劍頓時出現。那金色寶劍頓時宛若久旱的土地一般,瘋狂的吸取著這淡金色的光芒。漸漸的,那金色寶劍仿佛充滿靈性了一般。

吼吼~!!一道驚天龍吟傳來,金色寶劍上出現了一條金色巨龍。雖然只有一丈大小,但是卻威武不凡,急速的沖向了那巨大的鼎爐。

“哼~!小子,要是你父親親至施展這帝王氣運,我還可能會忌憚三分,就你一個黃毛小子,也妄想用這二吊子的帝王氣運來攻破我的天地貢爐?”衣顛狂不屑的對著秦翔大笑道:“天地貢爐,煉天煉地,煉萬物~!帝王氣運,給我煉”

嗡嗡~!!霎那間,那巨大的鼎爐口瞬間對向那金色長龍,一股青色的罡風夾雜著道道紫色雷芒沖了過去。

金色長龍頓時劇烈的掙扎,可是那紫青色的光芒瞬間將金色長龍給攝到了爐鼎之中,熊熊的青紅色火焰瞬間將它煉化。

“好霸道的天地貢爐”秦翔心中暗驚,雖然知道這衣顛狂的天地貢爐厲害,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厲害到如此地步,自己的帝王氣運竟然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衣顛狂,我不會善罷甘休的,后會有期”秦翔頓時不在猶豫,周身淡金色光芒大盛,腳下一道璀璨的銀色光芒瞬間噴出,整個人就仿佛是火箭一般,瞬間的飛出去數百米,轉眼之間便消失在天際。

“終于嚇走了秦翔這個小子,帝王世家,天賦果然厲害。而秦翔更是秦王朝數千年來,天賦最妖孽的一個。這么年輕就已經有這等修為,可惜……”衣顛狂想到這里,頓時有些無奈,縱然他天縱奇才,智慧無雙,大陸無人能及,也抵不過衰老的侵蝕,耗不過時間的打磨。

“散”隨著衣顛狂的輕喝,頓時那巨大的鼎爐巋然崩潰,消散在天地之間,一股金色氣浪夾雜著紫紅光芒瞬間沖天而起。那氣浪隱約之間還有這一道龍形之貌。

正在急速下降的寒天忽然感到身下傳來了一道炙熱無比的氣浪,仿佛要將自己給灼燒殆盡一般,痛苦不堪,但也使得自己即將摔倒地面的身軀,頓時得到了緩沖。

“啊”一聲痛苦的低吟從寒天的嘴中喊出,寒天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雖然很痛,卻已經不及致命了,稚嫩的臉龐深深的埋在了地面的土中,脖子一扭,昏死了過去。

猜你喜歡

  1. 娛樂圈小說
  2. 女強男強小說
  3. 純愛小說
  4. 召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無賴藥神或者回復書號b386 閱讀全文

×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