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短篇 > 曾是驚鴻鎖君心

更新時間:2019-12-08 16:50:59

曾是驚鴻鎖君心

曾是驚鴻鎖君心 九月染霜 著

連載中 容心瀅南宮煜

高質量小說《曾是驚鴻鎖君心》由知名作者九月染霜傾心創作的一本短篇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容心瀅南宮煜,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他是威震九州的王,她有傾國傾城的貌。她予他深情,他卻予她薄幸。那一日,她毅然決然從城樓上躍下。時過經年,紅顏枯骨,他才明白,活著的那個人才是最痛苦的。

精彩章節試讀:

冬月十八,景帝南宮煜與蘇貴妃大婚之夜,北風呼號、大雪紛飛。

鳳儀宮陰冷潮濕、死氣沉沉,已形同冷宮。

帷帳內皇后容心瀅孤零零蜷縮在床榻上,不時劇烈咳嗽幾聲,揪心得似要咳出肺來一般,卻無一人伺候。

突然宮門被推開,進來的宮女忍不住用手掩鼻,惡聲惡氣道。

“皇后!貴妃娘娘聽說你彈得一手好琴,命令你前去為皇上和娘娘彈琴助興!”

床上的人驟然睜開眸子,臉色愈發慘白。

她是皇后,沒有南宮煜的旨意,貴妃怎敢派人來“命令”她?

南宮煜的意思,是要她去親眼看著他和蘇貴妃洞房花燭夜么?

她閉上眼睛,緊握拳頭。

他給她的屈辱,叫她心里的痛苦更加倍增長,撕心裂肺。

她聲音顫抖道,“我不舒服……咳咳……你告訴皇上和蘇貴妃——”

話音未落,臉上卻狠狠挨了一耳光。

“***!你還真把自己當皇后了?廢話少說!快走!”

容心瀅被拖拽著踉踉蹌蹌來到蘇貴妃的邀月宮。

門內紅燭燃燒,傳來陣陣瘋狂的聲響,鉆進容心瀅的耳朵里。

一聲聲,都似淬冰的利箭刺入她的心臟。

風雪越發大了,凌亂覆落在她衣著單薄的身上。

盡管琴弦根根似刀子一般,兇狠的割著她的指尖,她卻用盡全身力氣撥動琴弦,叫那琴聲響亮而驚嘯,說不出的悲壯、絕望。

……她終于再也無法承受,猛的推開琴,“撲通”一聲跪伏在地上。

額頭一次次重重磕在青磚地上,鮮血淌了一地。

不知過了多久,那道緊閉的門終于打開。

一襲黑色狐裘,尊貴俊美的男人緩步走來。

“皇后!你這是做什么?”他沉聲道。

容心瀅抬頭,對上他一雙暗夜中淬滿了寒冰的眸子。

她的心臟,驟然一陣劇顫。

“求皇上開恩……”

卻剛開個頭就被他冷漠打斷,“皇后!就算你磕破頭,也救不了你的父親容宰相,和宰相府幾百口人的性命!”

夜色中她羽睫輕顫。

不愧是大景帝國的第一美女!她跪伏著,一頭染盡風雪的銀絲鋪了一地,狼狽不堪,卻依然美得驚若天人。

南宮煜卻一臉嫌惡。

長著一張傾國傾城的臉,卻有一顆蛇蝎歹毒的心。

就算天下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會多看她一眼!

她胸口越發冰涼……低聲道,“皇上誤會了!臣妾只求與容宰相府幾百口人一同赴死!”

南宮煜終于動容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

他陷入短暫的沉默。

容心瀅知道,這個曾經被“挾天子以令諸侯”十七年,忍辱負重,如今終于奪回政權的男人,手段殘忍,城府極深。

此刻他心里思考的,不是是否心生憐憫,饒她一命?

而是她是否還有利用價值?

他終于沉聲道,“皇后孝心可嘉!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皇后!”

容心瀅驀然閉上眼睛……盡管這是她求來的,寒氣依然浸透血液,一顆心也墜入萬丈深淵。

“謝皇上!”她強忍著搖搖晃晃,已支撐不住的身子,伏地叩謝。

他的目光從她身上一掃而過,好像秋風掃落葉一般冷漠無情。

“我還有事!皇后交給蘇貴妃處置!”

話落拂袖而去。

“天兒冷!貴妃娘娘小心!”

幾個宮女太監小心翼翼,簇擁著蘇潯兒走到門口。

一件雪白水滑的狐裘,包裹著嫵媚動人,四肢酸軟,臉蛋上甜蜜的紅潮還未褪去的蘇潯兒。

“既然皇上已下旨,那就杖斃吧!”

蘇潯兒柔柔道,雖然字眼極盡殘酷,聲音卻極其動聽。

難怪南宮煜深愛著她,如瘋魔一般。為了紅顏一笑,恨不得把半壁江山都送給她!

“是!”

風雪中,容心瀅突然被人從背后狠推一把,撲倒地上。

板子噼噼啪啪落下來……又急又重,不一會兒她的背后已皮開肉綻,鮮血模糊。

“貴妃娘娘!這……這女人……怎么不哭不鬧,也不躲……”

有人見容心瀅要被活生生打死了,竟然都沒哼一聲,忍不住駭然道。

平時就算是太監被杖打,鬼哭狼嚎的慘叫聲也不絕于耳!可是皇后她……

“這就是她的命!她不過是認了命!”

蘇潯兒心里道。刺鼻的血腥味隨寒風襲來,她用雪帕掩住口鼻,也掩飾了唇角一抹得意的冷笑。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書程小苑

回復曾是驚鴻鎖君心或者回復書號17768 閱讀全文

×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