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古言 > 天生媚骨:相公們,請小心

更新時間:2019-12-06 17:11:27

天生媚骨:相公們,請小心

天生媚骨:相公們,請小心 觀觀 著

連載中 宋歡顏宇明溯

熱門好書《天生媚骨:相公們,請小心》由知名作者觀觀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男女主角是宋歡顏宇明溯,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女尊國的慶昌女皇宋歡顏被男妃所害,陰差陽錯的靈魂進入到了一個天生媚骨的身體里,成為了宋家小姐宋歡顏。自此,她再也不是女皇宋歡顏,而是天生媚骨的送歡顏,不過這樣也無妨,既來之則安之吧!

精彩章節試讀:

宋宅的后園里,宋歡顏倚著拱橋的欄桿,有一眼沒一眼的看著前面的奇石怪狀的假山,向下面水里的錦鯉扔著碎糕點,淡紫色的羅裙包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聽著身后的細碎腳步聲,她依舊喂著魚,口里說道“你來了?!?

林賈被宋歡顏的貼身丫頭帶過來的時候,一路上都很平靜,一直沉默不語。

當他終于站定,看著眼前這個渾身散發著冷淡的宋家小姐,她瘦弱的身軀仿佛風一吹就會散似得,交叉的雙臂輕輕靠著欄桿,狹長的雙眸平平的盯著水面。她只是站在那兒,就渾身漸漸散發著一種獨特的誘人魅力。他看著她更是一句話也說不上來,只是直直的看著她被風吹起的衣袂、蕩起的青絲,不自覺的就癡迷的入了神兒。

宋歡顏扔光了手里的糕點后,輕拍了拍手,揮掉了手上的殘屑。她緩緩地回過頭,支走了那兩個丫頭后,仔細的開始上下打量著他。

林賈,怎么說呢?他的皮膚有些黑但卻透著一股健康,濃郁的眉毛下是一雙陰郁的眼,鼻子還算高挺嘴巴總是冷冷的,所有的拼湊在一起就湊成了林賈,總是面無表情眼神深重的林賈。

以宋歡顏多年看人的經驗,林賈要么就是苦大仇深的苦逼男、要么就是心事重重的腹黑男。

不過嘛?看他穿著的那一身低廉的麻布衣服,估計是前者了。不過唯獨最讓人覺得亮點的,還就屬他那健壯的身材和結實的肌肉了。

宋歡顏輕輕的伸出食指在他的胸膛上杵了杵,指尖有些疼,她微蹙眉“練過吧?!”

雖然林賈一直沒理她,不過也許和……他是自己如今這個身體的‘第一個男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關系,更也許是因為這悶雷林賈激發了宋歡顏一直以來的探索精神所以看他到多出了幾分順眼,因此林賈總體來說,還算合格。

前后打量了個遍后,宋歡顏緩慢的點了點頭“好吧,那你就暫時跟著我吧,趁我還沒玩膩的時候?!?

林賈聽著她的話,平靜的大腦里突然的有些混亂,他從沒有聽過哪個女子說……玩膩男人,居然向她這般從容淡然?他緊緊的盯著她像是在懷疑自己的耳朵,不禁脫口問道“你說什么?……”

宋歡顏笑著走到了林賈的身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圓潤的櫻唇在他的耳邊淺語“你不會是太開心了吧?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林賈趕忙側過頭還沒來得及說什么,身后突然就傳出了一個扯著嗓子的尖細聲音“喲!我道是誰呢?原來是我們的大小姐在這會男人呢?!?

宋歡顏聽著聲音,淡漠的抬起了頭,她的視線剛好透過林賈肩膀的上方,直視到了那個在她前面不遠處的,一個花枝招展的女人。

她最不喜,別人輕易打斷她的話,在宋歡顏的字典里,她,不容忤逆。

宋歡顏剛想發作,突然地抬手輕輕的掩了掩口鼻,她被那個女人身上散發的濃郁的脂粉味兒有些嗆到,皺著眉頭突然不想去理她,索性一把拽住林賈的手,轉過身“我們走?!?

她才剛剛踏出兩步,身后又傳出那個討人嫌的聲音“看見二娘也不知道行禮,到底是沒娘養沒娘教的?!?

宋歡顏驀地停住,看來大家還真是以為她宋歡顏溫婉可人兒呢!

深吸了口氣后她淺淺的扯了個笑,回過身開始向那個‘二娘’走去,剛剛走了幾步,她的手腕就突然被林賈拉住,她回眸看他。

林賈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從來不關心任何與他使命無關的事情,可今天突然有一種想保護她的感覺。

看著她不解的目光他搖了搖頭,走上前來把她護在身后,小聲的說“二夫人就連宋老爺都得讓幾分,她可不是什么善茬,你最好別過去?!?

宋歡顏的心里多少一暖,她笑著望著他“沒事,你等我一下?!?

說著越過林賈不急不緩的走到了那個把自己打扮成一只花蝴蝶般的女人身旁。

林夢蓉一邊用手絹擦著額上的細汗,一邊趾高氣揚的看著宋歡顏“宋家的規矩你可是要慢慢學,別把外面的散漫勁兒帶進來,你的那些個事兒自己多注意點,別到處丟人……??!”

宋歡顏走到她的身側,不等她說完,揚起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林賈還有一側林夢蓉的女婢看到眼前的一幕,全部都驚呆了!都知道自打宋小姐回來就一直受二夫人的欺負,她性子一直溫婉,甚至怕影響宋老爺和二夫人的感情,即便被欺負了也不吭聲。而二夫人林夢蓉更是看穿了她這一點變本加厲的挖苦侮辱她,可如今這是……

所有人都大氣也不敢喘的盯著眼前的這兩個女人,整個空氣中的氣氛仿佛都變得特別的凝重。

林夢蓉不敢相信的抬起頭,她氣得手都有點抖指著宋歡顏“你打我?”

宋歡顏微微抬起頭,揚起手向她的右臉又是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撂下手后她依舊淺笑,狹長眼眸微抬直視著她“沒錯,就是我打你?!?

林夢蓉活了這么多年從沒讓人這么當眾羞辱過,她抬起手由于氣憤更加顫抖著“反了!反了你了!”說著伸手就去抓她的衣襟,大有潑婦撒潑之勢。

宋歡顏只是側身一躲,躲開了她的攻擊后借力打力的使勁推了她一下,林夢蓉身后的女婢似乎串通好似得,全都很有節奏的閃開了,因此林夢蓉瞬間就實實得摔坐在了地上,她倒在地上哎喲個不停,卻愣是沒有一個人反應過來要扶她。

宋歡顏走過去俯視著她,睫毛在有如白瓷般精致的臉上投出好看的陰影。她用水袖掩著鼻半蹲到她身旁,看著妝花大半臉色黃白錯落的林夢蓉,媚骨淺笑“歲數大了,少涂些脂粉,有些人老珠黃是遮也遮不住的?!闭f著緩緩站起了身,看著兩側滿眼崇拜之情的女婢依舊淡漠調子“都愣著干嘛?還不扶二夫人起來,不然你們可都得小心了?!?

直到宋歡顏走到林賈身側時,身后才又傳來林夢蓉暴跳如雷的聲音“說我人老珠黃?你個小***算哪根蔥!你等著,等我告訴了老爺,看我們到底是誰治誰!”

宋歡顏驀地停住,回頭犀利的盯著她。

林夢蓉被宋歡顏的目光盯得有些發怵,她也不知道怎么這個丫頭現在居然會有這么強大的氣場,卻還是故作鎮定的直視回去,只見宋歡顏突然的笑了,輕聲說“好啊,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林賈在宋歡顏的身側,依舊面無表情卻是在心里打了個問號,二夫人欺負她他不是沒見到過,只是沒想到如今她居然會這般快意的反擊,到是挺過癮的。想著她剛剛那盛氣凌人的樣子,不自覺的居然就笑了出來。

宋歡顏斜眼看著林賈“傻笑什么?興致都被她惹沒了,我要回去洗澡了,一身味道?!?

林賈看著宋歡顏微蹙的雙眉微眨的睫毛微撇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想也沒想的俯身就吻了上去,他的舌撬開了她的貝齒,與她的小舌纏繞著吸允著她口里的香甜,直到兩人都有些呼吸困難才不依不舍的分開。

分開后林賈的神色微慌,也不顧和宋歡顏道個別扭頭便走了。

宋歡顏微笑著看他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哼。

林賈覺得自己在這樣下去肯定會出事的,他怎么能在這個時候和宋家的小姐兒女情長?他可是身負皇命的,就不能出差錯。

幾近傍晚時分,飛鳥抖動樹葉,黃昏撕扯著落日的余暉……

明朗院中安置的是書房和一趟廂房。整個院子里梧桐樹隱隱梭梭,涼風襲過,樹枝抖動,鳥雀橫飛,驚叫著婉轉清脆。

宋百萬正在書房蒼勁有力的甩著大字,門被林夢蓉踢開的瞬間,他一筆走歪,看著毀了的字皺著眉還來不及發火,耳邊就塞滿了林夢蓉的哭聲“老爺,你可得為我做主???!”

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林夢蓉,宋百萬滿眼心疼,完全忘了剛剛字畫的事情,他輕摟著撞進懷里的二夫人,完全意識不到他的肥胖與林夢蓉的身材所形成的、鮮明對比的、詭異感。

宋百萬哄著“哎喲~~~我的寶貝兒哦,這是怎么了??”

宋歡顏被丫頭小喚告知宋百萬要見她的,在中廳的書房。她的心里多半都是明了原因的,其實她午時回來的時候、洗澡前還親自找了趟管家,她心情好,所以繼續裝無辜扮可憐、對著老頭擠眉弄眼的,就是為了仔細查林夢蓉這些年來的賬,看她平時跋扈囂張金銀珠翠,就不可能不貪。當然憤恨她的長工婢子都不在少數,略微施以恩惠想套些林夢蓉的丑事也并不困難……

想和她斗,那還嫩點兒,想著笑著合上了手里的賬簿“好,我就去?!?/p>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

回復天生媚骨:相公們,請小心或者回復書號3813 閱讀全文

×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