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資訊 厲少的失憶新娘小說厲封爵阮小冉已完結版全文章節閱讀

厲少的失憶新娘小說厲封爵阮小冉已完結版全文章節閱讀

時間:2019-10-19 09:27:46編輯:醉藍

《厲少的失憶新娘》主人公叫厲封爵阮小冉,是作者禾子歌編寫的現代言情小說,已上架掌中云。京城眾人皆知,厲氏財團總裁厲封爵高冷孤僻,不近女色。 阮小冉手提砍刀,大喊:“誰傳的謠,趕緊過來!” 厲大少爺摟著自家炸毛小嬌妻,說:“老婆,矜持點。” “嗯?” 阮小冉瞇眼。 厲大少爺輕咳一聲,嚴肅道:“吩咐下去,把造謠的都帶過來。” 秘書湊上來, “厲總,把這消息傳出去的不就是你嗎?” “……” 阮小冉:“……”

《厲少的失憶新娘》 第5章 天上掉餡餅了 免費試讀

第二天。

阮小冉送兩個孩子去幼兒園后,就準備去人才市場找工作。

還在路上,她接到了林霖的電話。

“小冉,你在家嗎?”

“沒,我打算去人才市場找工作呢。”

“啊?”

林霖驚訝,說:“怎么回事?不是給你介紹了個家政工作嗎?你還要找工作?”

提到那個工作阮小冉就直嘆氣,說:“哎,別提了。”

“怎么了?”

林霖追問道。

阮小冉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林霖聽完一陣唏噓,詫異道:“不會吧?小冉,你該不會是有什么招惹***的體質嗎?怎么遇上的都是奇葩?”

阮小冉嘴角抽搐,說:“拜托你別這么說,好怕你烏鴉嘴成真啊!”

“嘖嘖。”

林霖砸了下嘴,說:“那你怎么辦?現在打算找什么工作?”

阮小冉無奈說:“走一步算一步吧?我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不能找加班太晚的工作,其實自由職業最好,時間自由,可我也不知道該做什么。”

“你現在單身帶兩個孩子是挺辛苦的。”

林霖為難地說:“我有時間的時候倒是可以幫你接一下小寶小貝,但工作忙起來……”

“林霖,你不用處處幫我,能這么快在京城落腳,我已經很感激你了,剩下的就讓我來吧。”

“你真沒問題嗎?”

“放心吧,我身邊有兩個活力源泉呢,小寶小貝在身邊,再難我也能熬過去。”

“呵呵,對,差點忘了還有兩個小活寶在身邊。”

林霖突然想到了什么,說:“對了,小冉,我記得你不是對服裝設計很有興趣嗎?要不要試著投稿?”

“行嗎?”

阮小冉表示懷疑,“我不過是個業余,人家肯定不會要。”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

林霖說:“正好我知道一個服裝公司的老板再招設計師,我給你公司的投稿郵箱,有時間的話,你就試試看,萬一選上了呢?多少能補貼點家用吧。”

“你說得有道理。”

阮小冉被說動了,說:“你把郵箱發我吧,改天我試試,要是成了請你吃飯。”

“呵呵,我等著。”

跟林霖掛了電話后,阮小冉也到人才市場了。

可惜找工作并不順利。

就算有中意她的,一聽她單身還帶著兩個孩子,就直接pass掉,連后續面試都免了。

想想也是。

本來單親母親想要找工作就不容易,而且孩子還在上幼兒園,一聽就是會經常請假的主,誰會請個狀況頻發的員工?

找了一天下來,幾個意向公司全部淘汰,阮小冉無奈了。

再這樣下去,別說在京城立足,就連孩子幼兒園的學費都快交不起了。

就在阮小冉一籌莫展時,手機響起來。

她看了眼來電顯示,是家政公司的張月打來的。

阮小冉意外道。

她搞砸了工作,還把顧客給打了,估計張月是興師問罪的。

她盯著手機猶豫要不要接,但好歹是林霖介紹的,要是她這邊出什么岔子,林霖臉上也不好看,發了錯就改接受懲罰。

阮小冉一咬牙,接通電話。

“張總,你找我?”

阮小冉小聲道。

張月沒有意料中的怒氣騰騰,反倒聽聲音心情還不錯,說:“小冉,你現在在哪兒呢?”

“額,在外面,有事嗎?”

阮小冉沒有提自己找工作的事。

張月笑盈盈道:“是這樣的,之前不是讓你去厲先生那兒做家政嗎?對方對你的表現很滿意呢,這次提高了三倍的傭金說作為你的辛苦費。”

“什么?”

阮小冉傻眼了。

她應該沒幻聽吧?

她記得她上次走之前打了對方一巴掌吧,姓厲的還覺得她表現很不錯?

這人該不會有受虐體質吧?

“今天按照合約你該過去做家政了,記得別遲到哈。”

說完,張月就掛了電話。

“喂?張總?”

阮小冉喊了幾聲,發現對方掛了電話,她呼了口氣,有點無奈。

這位怎么都不把話聽完?

要去嗎?

阮小冉糾結不已。

那天發生的事她都不太想去回憶,反正兩人都不太愉快,她明明打了人,對方卻跟張月說對她的工作很滿意,怎么看都像是陷阱吧?

阮小冉陰謀論地想了想,是不是姓厲的上次被打后氣不過,這次專門把她騙過去,想把她毒打一頓?

她一個人勢單力薄,肯定不是那人的對手。

阮小冉有點犯慫。

可是她對三倍傭金又有些心癢癢。

現在她找不到其他工作,又有兩個孩子要養,如果能繼續做家政工作,生活壓力會小很多。

干脆先去,情況不對趕緊閃人就是。

阮小冉拿下主意后,就坐車趕到厲封爵的住宅。

但因為去的突然,阮小冉忘記公寓的鑰匙她已經歸還給家政公司了,等到了后才想起自己沒鑰匙。

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她按下了門鈴。

“叮咚。”

沒過多久,屋內就響起了腳步聲。

阮小冉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她決定一見情形不妙趕緊跑路。

門打開了。

厲封爵穿著一身休閑西裝出現在門口,兩人四目相對,大眼瞪小眼。

阮小冉全身緊繃,打招呼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

厲封爵沒心思跟她繼續干瞪眼,收回視線后,轉身道:“進來吧。”

厲封爵一走,阮小冉瞬間松了口氣。

她跟著進屋,卻站在離門口較近的地方,以便隨時跑,她握著拳頭繼續盯著厲封爵,聲音硬邦邦道:“上次的事,我不會道歉的!”

厲封爵淡淡掃了她一眼,沒出聲。

阮小冉繼續問:“你為什么要騙張總說那番話?你叫我來到底有什么目的?”

厲封爵見面前的小女人明明慫得很,但是又強裝鎮定,這個小動作竟然也跟嵐歌出奇的相似,他記得當初,嵐歌也是站在這個位子,說過類似的話。

假設真不是有人別有用心把這個女人送到他面前,那就只能解釋,是冥冥中的天意讓這個女人來到他身邊,讓他能不那么寂寞。

如果是這個女人,他或許能夠接受。

厲封爵盯著如驚弓之鳥般的阮小冉,薄唇微啟,慢條斯理道:“上次的事,是我不對……”

“你說什么?”

阮小冉驚訝道,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個看起來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會認錯?

厲封爵很討厭別人打斷他的話,眉頭微蹙,但也沒有發作,繼續道:“只要你愿意留下繼續做家政,我可以開出之前三倍的價格,另外還會以個人的名義給你發獎金。”

這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嗎?!

怎么聽都覺得有詐吧!

阮小冉并沒有被巨大的誘惑迷失理智,她皺眉警惕道:“你為什么要給我開這么高的工資?我不過是個新人,態度不夠好,工作能力也一般……”

厲封爵聞言,嘴角不自覺地抽了下,斂了下眸,喃喃一聲道:“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阮小冉:“……”

這人會不會說話了?她就隨便客套了下,他怎么就順著竿子往上爬了呢?

厲少的失憶新娘

厲少的失憶新娘

作者:禾子歌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京城眾人皆知,厲氏財團總裁厲封爵高冷孤僻,不近女色。阮小冉手提砍刀,大喊:“誰傳的謠,趕緊過來!”厲大少爺摟著自家炸毛小嬌妻,說...

小說詳情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