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資訊 荒島求生在線免費閱讀 陳博陳丹青小說最新章節

荒島求生在線免費閱讀 陳博陳丹青小說最新章節

時間:2019-11-17 19:30:53編輯:紫翠

小說角色名是陳博陳丹青的名稱為《荒島求生》,是作者青衫隱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小說文筆極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飛機失事,我和一群空姐降落在荒島。沒有救援,只有層出不窮的危險和敵人。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這是我的荒島,我用勇氣和智慧,打造我的世界。這里,我是王!

《荒島求生》 第002章 借個火 免費試讀

“陳博?”

忽然響起的呼喊,我看到荒島的樹叢里面,鉆出兩個女人,身材高挑的那個,正是我的表姐陳丹青。

我嘴唇抽了抽,想叫她的名字,可是胸口堵得慌,嗓子硬硬的,叫不出來。

陳丹青的身后,刷刷刷的不斷出現著人,男女老少都有,有不少人,我有點明白了,原來幸存者不是只有我和安琪,我們兩個算是被沖到荒島比較晚的。

“我們的幸存者,一共有二十八個,男人七個,女人二十一個。我想,我們現在最需要解決三件事!”

“第一,我們現在在什么位置!第二,能不能等到救援!第三,我們能不能活著等到救援!”

說話的男人身材高大強壯,他叫古藺,是飛機副駕駛員,也是駕駛艙里面唯一幸存的,據他所說,當時最危急的關頭,就是他修正了一下飛機降落的方向,飛機才降落到了大海上,大家才保住了性命。

所以在我沒有醒來之前,他已經被大部分人當成了暫時的領袖。

“我們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嗎?這是你應該對我們解釋的!飛機到底怎么回事?”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憤憤的說道。

古藺沖這個男人笑了笑,忽然出手,狠狠一拳打在這個男人的肚子上。

中年男人疼的大叫一聲,捂著肚子彎下了腰,古藺正好在這個時候抬起了膝蓋,撞在這個中年男人的下巴上。

中年男人仰面栽倒,被古藺伸出腳踏在胸口上,無力的掙扎了幾下,昏過去了。

古藺笑瞇瞇的環視大家,溫和的說道:“現在,我們處于最艱險的境地,要想活下去,隊伍里只能有一個聲音,大家同意我的看法嗎?”

人群沉默著,毫無疑問,古藺剛才的作為讓大家有點反感,不過這個時候,似乎真的需要這種鐵腕性格的人,才能hold的住場面吧。

很快,有人點了頭,承認古藺的首領地位。

人在茫然無措的時候,很容易從眾的,越來越多的人同意了,安琪咬著嘴唇,正要表示同意,我緊緊拉住了她的手腕。

“陳丹青,過來!”

我沖表姐招招手,她白了我一眼,不過還是走過來,站在了我的身邊。

古藺瞇起眼睛盯著我,臉上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這位兄弟,你有不同意見嗎?”

我懶洋洋的笑笑:“我這人比較沒安全感,我始終認為,命運,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樣的話,就算死了,也不會后悔吧!”

“嗯!”古藺和我目光相對,彼此對視了十幾秒,他飛快的轉開目光,看向別人:“還有和他一樣想法的嗎?”

“我和丹青在一起!”

有個穿著空姐服裝的女孩,站出來,來到我們的身旁。

我帶著他們走向海灘,在路上,簡單的認識了一下。

這個小集團,除了我和表姐陳丹青,富家女孩安琪,另外那個是陳丹青的閨蜜,空姐蕭寧兒。

她們比我們早來到荒島一段時間,清醒之后,被古藺帶著,去荒島里面探詢,看看有沒有出路,剛走了一段時間,忽然聽到安琪的尖叫,就一起回來了。

安琪問我,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人多才能力量大嘛!

我笑了笑:“因為古藺是個傻|B,醒來的第一件事,應該是收集物資,而不是跑去探路!”

“收集物資?”安琪疑惑的看著我。

“對!”我試探著下了海,抓住一塊飛機的碎片,遠遠的扔在沙灘上。

“這個有什么用??!”安琪真是個好奇寶寶,跑過去打量著那塊碎片,左看右看的。

我板起臉,嚴肅的說道:“從現在開始到救援來到之前,我們的隊伍不養閑人,想要有吃有喝的活下去,我們每個人都要付出自己的努力,現在,都下來和我撈東西!”

陳丹青第一個下了海,和我一起,在海水里面,打撈大海中亂七八糟的東西。

蕭寧兒也下來了,我告訴她們,盡量多打撈金屬的東西,因為金屬的冶煉,是原始社會過度了很久才出現的,我們不可能有這個條件去實現。

看到我們的行動,古藺他們也醒過味來了,他帶著人跑過來,也開始打撈海水里的東西。

他們人多,而且可能古藺吩咐了什么,故意把我們包圍了起來,只要我們一伸手,他們就下手去搶。我眼睜睜看著,有一大包餅干被他們從蕭寧兒手邊搶走。

陳丹青氣的要罵人,被我拉住了。

我看了一眼遠方,說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該出事了。

我們四個回到岸上,我讓她們把收集來的東西往遠處搬,我自己來到岸邊的死尸前,開始清理尸體。

我所謂的清理,是徹底的清理,每個尸體的衣服,都會被我扒下來,身上所有的零碎,腰帶,錢包之類的,全都被我留下,然后只|穿著***的尸體,會被我拖進大海。

對于我這種行為,古藺那邊開始冷嘲熱諷起來,陳丹青她們,捂著臉或者轉過頭,似乎也為我而羞愧。

我知道,這些人進入角色比較慢,他們并不清楚,現在這種環境,生存才是第一位的,臉皮完全沒有半點作用。

不急,過了三天之后,或者用不了那么久,要是找不到吃的,他們連死人都敢吃……但我才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呢!

所有的尸體都被我丟進了大海,我拖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走向他們,三個女孩臉色都有點不太好看,沒人搭理我。

“如果不把尸體扔進大海的話,他們會腐爛,污染沙灘和空氣,我們會染上瘟疫,這里缺醫少藥,等待我們的只有死亡。而且人都死了,這些東西留在他們身上也沒什么作用了,卻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活下去!這是我的解釋!”

我低沉的說了幾句,臉上是無懈可擊的真誠,幾個女孩子對視了一眼,除了安琪,其他兩人都默默的點了點頭。

其實,我只說了一個原因,還有幾點心思,我沒說出來,我把尸體丟下海,除了避免瘟疫之外,也是怕尸體會成為古藺他們的食物。還有一點,就是希望附近的魚蝦能被引來。

釣魚的人都懂什么叫打窩子,這些尸體,就是我打的窩子。

我們正說著,那邊忽然傳來了驚叫,原來是漲潮了,古藺他們那邊,被海水卷走了兩個人。

這就是貪心不足,又不懂得觀察的下場。

三個女孩子看著被卷走的人在海浪里掙扎,臉上都露出慘然的表情,我則仰起頭,細細打量著荒島。

“走吧,我們要找個家安頓一下了!”

“家……”我的話讓三個女孩子迷茫了一下,臉上都露出幾分傷感。

“吾心安處就是家!”我呵呵笑了幾聲,眼神變得無比銳利,盯著她們:“你們記??!能讓我們舒舒服服睡覺吃飯的地方,就叫做家!”

她們做不到我這樣的沒心沒肺,滿臉惆悵著跟隨我,在荒島里面游蕩起來。

這荒島面積很大,我并不敢太往里面走,因為目前手無寸鐵,萬一有什么未知的危險,我沒有應對的能力。

在部隊的時候,我的野外生存考核,一直都是滿分,所以我才有這個底氣,不和更多的人在一起。

雖然有人多力量大這句話,但人多了,也就意味著情況更加的復雜,責任更加的繁瑣。

按照以前所學過的東西,關于野外生存時候,如何選擇合適的宿營地,最理想的地方,應該是靠近水源的。

不過這附近并沒有太符合條件的地方,所以我退而求其次,找到一個背風的地方。

這個荒島具有典型的亞熱帶氣候,在這春夏之交的時候,并不顯得寒冷,但是我考慮到,這里近海,到了晚上,海風一定很大。

大風會迅速帶走人體的熱量,同時會讓點火做飯變得困難,所以我選擇了一塊高高巖石的下面搭建帳篷。

我把撿來的一塊飛機殘骸,加上一個木柄,磨制成了一把并不規則的斧子,砍了一些樹枝,把撿來的牛仔褲撕成繩索,綁了一個很簡單的人字頂小窩棚。

這窩棚實在小的可憐,我們四個鉆進去,都有點裝不下了。

李丹青狐疑的問我,為什么要弄這么小,是不是故意想占她們便宜。

我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告訴她窩棚小了,海風的阻尼系數就小,很難被沖垮。而且夜里會很冷,我們擠在一起,可以有效的抵御寒冷,更重要的一點,這樣的小窩棚,比較容易防護毒蛇和猛獸。

看我振振有詞的,李丹青閉上了嘴巴。

別看窩棚不大,可是搭建起來也挺費勁的,忙完了這一切,天已經黑了下來。

我們靜默相對之后,咕嚕嚕的聲音響起來,安琪不好意思的捂住肚子,低頭找地縫想鉆進去。

算起來,我們也在這荒島折騰了半天了,像她這種富家女,平時運動少吃的少,確實也應該挺餓的了。

“我們能找到吃的嗎?”蕭寧兒看樣子也餓的的不行了。

“當然可以!”

我肯定的點點頭,三個女孩的臉上,剛露出點笑容,我繼續說道:“但是今晚肯定不去找了,先想辦法弄點淡水喝!人沒有食物,可以勉強維持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沒有水,三天都夠嗆能撐下去?!?/p>

“水……不也要去找嗎?”安琪可憐巴巴的看著我,估計是想讓我順便找點吃的,卻不好意思說。

“水可以自己制造!”

我出去撿了一些干燥的草和枯死的樹枝,拿出一條鞋帶,很輕松的用鉆木取火的辦法燃起了火堆。

熊熊火光燃起來的那一刻,我們每個人的臉孔都映的紅紅的,雖然升騰的煙氣有點嗆眼睛,可是我們還是一起歡呼起來。

荒島上的夜之篝火,足以讓任何一個矜持的人放開心懷吧!

“水……怎么制造???”安琪咽了口唾沫問我,估計她確實餓的很厲害了。

“水的問題,很好說的!”我瞇起眼睛,淡淡的說道:“但是現在,我們要先保護我們的財物!”

“保護財物?”安琪詫異的看著我。

我但笑不語,望著朦朧暮色中的身影,沒過一會,古藺帶著四個男人,來到我們的面前。

“不錯嘛!這么快就把火堆升起來了!”古藺笑瞇瞇的沖我翹起大拇指。

“還好!”我背著手,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古藺呵呵干笑了兩聲:“正好,借個火!”

他身后的兩個男人,一人拿著一個纏著布條的簡易火把,一言不發的走上來。

我橫跨一步,擋在火堆前面,背在背后的手,伸了出來,手里緊緊握著那把簡易的斧子,干脆的吐出兩個字:“不借!”

古藺一愣,皺眉說道:“兄弟,大家怎么說也算是同病相憐,你這樣,有點太自私了吧!”

“我自私?”我哈哈笑了起來:“你們五個人一起來借火,打的什么心思,不用我說吧!你先把嘴角的餅干渣擦干凈,再來說我自私吧!”

古藺下意識的擦了擦嘴,看到我譏諷的笑容,他立刻明白我在調侃他,他氣憤的盯著我,臉色陰晴不定。

我知道他的想法,他在估量我們雙方的戰力比,他之所以帶著四個男人過來,就是打算軟的不行來硬的,從他出手毆打中年男人開始,我已經看穿了他骨子里的掌控欲。

他和我一樣,都是冷靜理智的性格,是最合適做首領的人選,但是很遺憾,一山,不能容二虎!

我腳尖一挑,一根樹枝飛入我的手中,我一揮斧子,樹枝應聲而斷,我不言不語,靜默的看著他。

古藺眼神閃爍了一下,冷冷說道:“好,不借就不借!總有你后悔的那天!”

說完,他帶著四個男人轉身離開,我沖著他的背影喊道:“想要火種的話,用餅干來換!”

古藺悶哼一聲,沒有回頭,揚長而去。

“我們這樣……是不是有點……畢竟……”安琪期期艾艾的看著我。

“他們吃餅干的時候,可沒想到大家是同病相憐的!”陳丹青冷笑:“古藺這人……哼……”

看到大家意見一致,安琪不再糾結這件事,可憐巴巴的看著我:“那個……現在可以弄點水喝了嗎?”

“不急!”我淡定微笑:“他們大概很快就會把餅干送過來了!”

荒島求生

荒島求生

作者:青衫隱類型:都市狀態:已完結

飛機失事,我和一群空姐降落在荒島。沒有救援,只有層出不窮的危險和敵人。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這是我的荒島,我用勇氣和...

小說詳情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